RiAN 日安

最後一天。


小辣雞說,文件上的個資塗起來費勁,背了光還是看得清。


我們沒有碎紙機,我說那不燒了吧。燒個乾淨,燒了安心。


小辣雞還以為我在開玩笑,彎彎嘴角說他不敢,怕觸動火警。


我們沒有陽台,不還有窗台嗎?我說,不然我給你燒吧。


他將信將疑。


我拿了他原本就要扔的舊湯鍋,教他把文件撕碎,一半疏落蓬鬆的放進鍋裡像鋪層落葉。另外一半擱在了一邊。


我紮了把結實的紙捲湊到瓦斯爐上引火,試了幾次,火終於點起來,慢慢地燃起鍋裡的碎紙片。等火勢穩定,我們又把餘下的那半一點一點地添。燒掉他和這個國家最後一點聯繫。


我們靜靜盯著火舌躍動,灼焦文件上每一個字母,然後撲...

 ✁ 夏天到了!歸檔一篇都市傳說的輕鬆小怪談。

 ✁「顛倒女」,就是「顛倒過來的女人」。

 

 

  我讀高中的時候,學校裡經常有各式各樣的熱門話題更替。


  像是流感一樣,不知被誰從哪裡帶進校園。引起熱烈的討論之後、往往不過幾週又被新的話題給取代;不留下痕跡,通常也沒有什麼實質意義。


  某部電影、某個劇集、某位明星、某項產品……在我記憶中印象最深刻的,則是有一陣子、網路上的都市傳說成了學校裡的熱門話題。


  大家交流著看過的網路怪談,有些人繪聲繪影地描述自己的靈異經歷,甚至在不久之後,不知道是從誰那裡開始流...

雖然確實想過這趟出門能找點靈感和題材,但真的沒想過會遇到列車炸彈預警…好吧我不求取材了,一路平安吧囧

夢境分成兩個部分,第一和第二個部分無關。但他們被連綴在一起。
 
先打第二個,比較懸疑,而且有我想不通的部分>-<
夢裡的「我」是一個七八歲大模樣的男孩,身旁有個玩伴,我喊他小十。
夢境開頭有點混亂,在夢中的我還清楚記得的時候其實我應當是個成年男人的,但到後來能記清的時候,夢境起始,我和小十牽著一台腳踏車走在街道上,兩人都是小孩。


兩人鬧著要騎出去玩,印象中原本說好有個目的地,因為腳踏車只有一輛,由我載著小十。
原本方向是熟悉的,現實中的我沒有去過,但夢裡的我很篤定該怎麼騎,小十也認得路,一路上邊聊邊鬧邊騎他沒說什麼,所以我行進的方向應該是正確的。
 
但後來我們一路騎到了本來不該這麼荒僻...

 《运动伤害》首发被屏了。做了一份备份,献给如果当时有留言、还没来得及看见回复的小伙伴🙏


  ◆◇◆◇


小岛鲸落 出趟遠門。祝你有個美好的夏天🌿


然八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极其暴力的道歉和极其暴力的晚安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对!虽然行使了暴力,最后结果还是没有道歉😂😂😂


moco 给太太打call

 谢谢你!


bayoo  回复了  小岛鲸落ପ(´‘▽‘✿҉)ଓ日安安去旅行吗?祝你这个夏天每天都有开心的事情...

回來啦。


回來得比我晚,辣雞!


哪,給你。檸檬味。


知道我不喝酒,辣雞!


這瓶好喝,不好喝的不帶給你。


那我拿去冰。


已經是冰的了。


想睡了,不喝。


哦。對了,我告訴你,今天……


?? 怎麼話都不會說了?


喝了兩瓶,緩會。


哦。


……


小辣雞。


幹嘛?


說你愛我。


滾。


切,喝得不夠多啊。喏喝了這,第三瓶。


滾!


  那只是某個再普通不過的日子。


  日曆上夏季走到尾聲,窗外卻仍炎炎的熱。


  「小正,咱們相互禍害,都別提多忍耐。」


  袁耀青撩起他髮尾,聲色一如既往不慍不火,不緊不慢。


  不知怎地,李正就是記住了這句隨口調侃。


  ♦


 

  李正進了門剛放下鑰匙,抬頭就見袁耀青坐在窗台,身邊散落著張張照片,近旁淺碟插滿菸蒂,他還正點起一根。


  今早出門前,那碟子才剛清空。


  袁耀青癮大,卻不待見菸灰缸,當初挑來揀去選中這只碟還是李正給...

〈一〉  白夜


  雪原覆蓋凍壤,異國的冬季彷彿就連呼吸也能凍結。 


  被徵召復職的厄除軍官握緊懷裡那人的指尖,不出所料冰涼一片。


  「冷嗎?」他掌心覆住他的指尖。


  那人想了想,最後得出的答案卻與原句幾乎無涉:

  「小時候,有一年父親帶我們去極北國境過冬、住在永夜不見天日的苔原。」


  「你喜歡那裡?」


  「嗯。」靠在他懷裡的白髮軍醫點了下頭,垂落的眼睫如雪造的蝶。

  「整個冬天不論何時閉上眼睛,都能有個好眠。」


  「──...

RiAN 日安

|RiAN日安|Archive|
|Model: Millie Bobby Brown|

© RiAN 日安 | Powered by LOFTER